看看浙江

在杭州,导盲犬带主人出行难不难?

2021-05-07 09:03 来源: 杭州网

    它们来杭州已逾十年,数量仍只有个位数

    导盲犬凯撒领着主人许立勇乘坐地铁

    导盲犬阿拉丁领着主人蔡琼卉取快递

    杭州日报讯 日本有一部著名的影片《导盲犬小Q》,讲述了人与狗之间的温情脉脉。

    据记者了解,导盲犬进入杭州已逾十年,目前在杭导盲犬不到10只。

    导盲犬在杭州适应良好吗?如果你在生活中偶遇它,会作何反应?它们带主人去坐公交车、乘地铁等,会被拒绝吗?它们带主人去景区,会被拦下吗?它们遇到路人,会被围观、抚摸、被排斥还是不被打扰?

    记者作了一番全面调查。它们在杭州的经历,从某种程度上也折射出杭州这座城市对特殊人群的温度。

    “凯撒”带主人坐公交乘地铁

    公交有人引导,地铁接力迎送

    萧山盲人许立勇有只导盲犬叫凯撒,它是一只纯黑的拉布拉多犬,只要许师傅不为它套上专门的导盲鞍,它的行为举止和普通的小狗无异,对周围充满了好奇,喜欢钻到路边的绿化带里闻东闻西;但只要一戴上导盲鞍,它就成为一只服从指令、工作专注、不会大声吼叫、更不会伤人的导盲犬。

    不久前的一个周五,晴天,记者陪同许立勇乘坐了公共交通。

    我们先步行到运河广告产业园,在凯撒的引导下,许师傅的步速略缓于常人,但比我预料的要快。我们登上了76路公交车。上车时,公交司机热心地告诉许师傅坐在空间较大的车厢中部位置。许师傅坐下后,凯撒听话地卧趴在他的脚下,尽量减小对他人通行的影响。之后,陆陆续续有乘客上车。有几个拎着购物袋的年轻人看到凯撒后并没有太大反应,在许师傅身后的座位坐下来。有一位60多岁的大伯,盯着凯撒大声询问:“这个狗凶不凶的?”

    在对大伯解释清楚后,许立勇悄悄告诉我:“和年轻人比起来,老年人会比较忌惮导盲犬这种体型比较大的狗,担心它们咬人。其实导盲犬经过长期严格的训练,不会出现攻击人的倾向。”

    为什么公交司机对导盲犬挺熟?杭州公交五分公司的王佳说,连续两年,她都邀请带着导盲犬的盲人乘客到公交站里来,让更多的公交司机和乘客了解导盲犬,理解盲人出行的不便。

    下了公交车以后,许师傅步行前往和睦地铁站。由于道路正在施工,没有盲道或人行道,他只能在临时划分的非机动车道上和来来往往的电瓶车并行,有些吃力。

    和睦地铁站的入口周边停满了电瓶车和共享单车,凯撒不得不带着许师傅绕行了一段距离,才找到进入地铁的道路。

    在地铁站内,有一位中年妇女起初对凯撒挺警惕:“它是可以带进来的吗?”几乎在同时,一位地铁女导乘快步来到我们面前,她告诉这位女乘客,导盲犬是可以进入地铁的。她热情地引导许师傅乘地铁。

    在她的一路引导下,许师傅顺利找到了直梯并下楼进入候车站台,其间,女导乘得知许师傅将在人民广场站下车,又通过对讲机联络对方接站。

    在地铁上,一位女乘客主动给许师傅让座。在接下来近1个小时的车程里,有母亲指着凯撒给孩子讲解,有背着书包的学生经过特意蹲下来拍凯撒的照片,也有人走过来询问可不可以摸一摸它。大部分人的态度友善。

    人民广场站的地铁车门一打开,一位男导乘员迎面向我们走来。在得知许师傅还需要换乘地铁2号线再坐两站以后,他引导许师傅找到无障碍电梯,在将许师傅送到2号线的上车点后,又像前一位女导乘那样拿出对讲机,告知潘水站即将有一位盲人和他的导盲犬将在此下车。

    就这样,我们一行在三位地铁工作人员的接力帮助下,顺利完成了旅程。

    “阿拉丁”带女主人取快递去超市

    相熟的大伯大妈笑脸相迎

    富阳区江滨村人蔡琼卉是一名90后盲人高级调音师。她在凤起商务大厦开了一家盲人调音工作室。2018年,导盲犬阿拉丁来到她身边。一年里,阿拉丁要陪她去20多户人家调音。每次调音工作差不多要耗时1个半小时,其间阿拉丁就静静地趴在她的脚边。也有一些客户要求导盲犬在门外等待。蔡琼卉说,“我能理解,不过导盲犬就像个天真的孩子一样,通人性,它会因为被拒绝进入家门感到不开心。”

    调音工作之外,身为一名专业琵琶演奏者的蔡琼卉也经常受邀参加一些公益演出。“每次演出时,主办方都会安排志愿者替我照看阿拉丁。当我不在身边的时候,阿拉丁就会有一些小不安,但只要我的琴声传来,它就会马上安静下来。”

    上周四,记者赶到江滨村蔡琼卉的家中,了解她的日常生活。“今天正好我没有预约的工作,刚刚收到一条通知我取快递的短信,就带上阿拉丁一起出门走走吧。”

    我跟随蔡琼卉和阿拉丁一起出了门,出门不远就是一个公交站点,“这条625路上,大部分司机都对我们很熟悉。”她说。

    一路之隔,不到10分钟的路程,是村里的“四好农村路”物流服务点。蔡琼卉还没有走近,就有相识的大妈迎了出来,跟她打招呼。服务点兼具小超市的功能,村民们对于阿拉丁跟着蔡琼卉一起进入超市态度很友好。

    取完快递后,蔡琼卉去了村委会。几位工作人员正在门口交谈,看到阿拉丁也是热情相迎:“今天要来办理什么业务吗?阿拉丁今天状态挺好的嘛!”

    或许是村里的环境十分熟悉亲切的缘故,工作中的阿拉丁时不时摇摇尾巴,展露出一只宠物犬的活泼和机灵。

    如果说小村庄的温度来自于亲近的人情,城市则用硬件和不断完善的管理向蔡琼卉和阿拉丁传递着善意。蔡琼卉的业务范围遍及整个杭州城区。她一般会在家门口搭乘上625路公交,在富阳文教西路站下车,步行几百米到桂花西路地铁站搭乘地铁6号线。在地铁长河站下车后,再换乘地铁5号线至建国北路站,最后到达凤起路的工作室。这趟单程就耗时2小时的旅程,导盲犬是蔡琼卉重要的心理支持。她很感激地铁人员的引导和接送,“大部分时间我有自信能够自己搞定。但是置身于黑暗世界中,有人主动向你伸出援手,始终是一件很温暖的事情。”

    去年,凤起商务大厦特意给三部电梯中的一部加装了无障碍出行设施,包括语音播报和盲人低位按钮,这让蔡琼卉十分感动。

    导盲犬带主人游景区

    景区派保安一路照看

    导盲犬进不进得了景区?会不会遭到排斥?

    许立勇回忆说,他曾经带外地来的朋友去杭州植物园游玩,保安不仅让导盲犬进园,还拿起对讲机,跟里面几个队员交代说帮忙照看下。他非常感动。他在微博里写道:“虽然我双目失明,深感行动不便,但我其实好动不好静,很想接触大自然,很想融入外面这个精彩的世界。今天有幸参观了植物园,沐浴着可贵的阳光,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聆听着精彩的讲解,我感到很温馨、很惬意。园方的善举是爱心的体现,我深表谢意!”

    杭州岳庙管理处监察中队副中队长王辉说,两个月前,就碰到了一位盲人朋友带着导盲犬来断桥玩。“就在断桥卡口的位置,当时值班的保安看到一位戴着墨镜的市民与一条狗进入景区。通过询问了解到,这位盲人带着自己的导盲犬想来西湖边走走,他也主动出示了导盲犬相关的证件。在短暂的交流后,就让他带着狗进入了景区游玩。”王队长说,景区还专门派了一位保安一路引导,随时给予帮助。就在上个月,王队长又在景区碰到了这位盲人朋友和他的导盲犬,由于已经相熟,保安迅速放行。

    据了解,目前景区管理部门已经为导盲犬开通了专门的预约电话。如果你有盲人亲友想来景区游玩,可以提前拨打电话0571-87179617进行预约,告知相关工作人员游览路线。工作人员会通过联系景点所在辖区单位,为盲人朋友提供便利。

    盲道或被占或标识不规范

    导盲犬带路有些“险”

    记者陪许师傅出行的路上,发现不少道路由于施工,没有盲道乃至人行道可走。他只能在临时划分的非机动车道上,和来来往往的电瓶车并行,比较危险。导盲犬带路也很吃力,有些场面让记者都胆战心惊。

    在主城区出行,蔡琼卉感觉除了一些本身没有人车分离的老城区街道,或者是一些正在施工的路段,大部分地方的盲道硬件设施都做得挺好。“比如我工作室附近的东清巷,原本是没有盲道的,去年下半年我去社区反映了,一个月左右就铺设好了。平时还会有社区工作人员和保安清理占道行为呢。”

    要说遗憾的地方,蔡琼卉认为有的路段共享单车、电瓶车占道比较严重,甚至还有小汽车。虽然较少遇见,蔡琼卉还提到了一些比较危险的情况:“有些路面过马路的地方改变后,盲道没有一起改。比如原本的人行道没有了,但是提示盲人过马路的盲道标识还在,这样横穿马路就会很危险。再比如,有的人行横道处虽然也有提醒盲人过马路的盲道标识,但是指向不准,没有和对面的标识对齐,就会导致盲人行进方向不准,甚至可能走歪,进了车流里很危险。因此过马路的盲道路口提示一定要做好。”

    盲道未来将怎么改进?城管部门介绍,“全市共梳理出5.7万个负面问题清单,去年已整改完成40%,今年要把剩下的60%全部整改到位。5.7万个负面问题清单,2.4万个都是这一类的问题。”市城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说,那么多市政无障碍问题,总结下来,其实也很集中。比如说,盲道铺设不标准、不规范;建了盲道但被其他设施违规所占用;还有,无障碍坡道的开口或路面不平,存在高差,不方便残障人士轮椅通行等等。

    相信未来,蔡琼卉们带导盲犬出行会更安全放心些。

    评论:

    一只导盲犬 折射的城市温度

    陈浩

    关于导盲犬,有三个关键词。

    第一个关键词——“珍贵”。

    它的珍贵,一方面是训练不易,花费巨大。据了解,导盲犬的祖系三代都不能有主动攻击人的记录,且性格安静,服从性好。从出生起就在寄养家庭经历过2年简单训练的成年导盲犬,还要在训练基地进行为期1年到1年半的专业技能训练。另一方面是需求的人群庞大。据相关部门统计,目前全国共有1700余万视力残疾人士,而现存导盲犬数量仅约200只。

    第二个关键词——“改变”。

    曾几何时,很多人对导盲犬拒之千里。近些年相关法规的改变,传递出了浓浓的公共善意和人文关怀。2008年和2012年,我国先后施行的《残疾人保障法(2008年修订)》和《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》都明确规定:盲人可以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。杭州地铁、公交等先后允许盲人乘客带导盲犬乘车。从某种角度上说,社会对导盲犬的态度也折射出城市的温度。

    第三个关键词——“期待”。

    记者接触的数位导盲犬主人都提到,他们对完善盲道的期待,他们同样期待的是,更多人对特殊人群的宽容。目前杭州关于导盲犬准入的相关规定已比较完善,但盲人朋友仍担心在出行时,被一线具体管理秩序的执行者拒绝。

    即将举办的杭州亚残运会,是杭州无障碍环境发展的契机。一个“全方位无障碍”的城市,不仅是环境设施、信息交流、公共服务、居家生活等领域的无障碍,更是把对待特殊人群的包容心、平常心和善意的最大化。我们每个人都肩负着这样的使命,把这份城市的温暖善意恰到好处地传递开去,展现世界名城的别样风采。

    路遇导盲犬, 请不围观不投食不打扰

    温馨提醒:

    正是因为在日常生活中少见,不少路人遇到导盲犬会流露害怕,甚至是呵斥,不少人会表示好奇上来合影、抚摸导盲犬的情况。这些都会干扰导盲犬的出行。许立勇说, “其实导盲犬出行中是在工作,路人最好的态度是不抚摸、不投食、不呼唤。希望大家既能理解包容我们,也不干扰导盲犬的工作。”


(本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看看城事的观点和立场1)